新闻资讯更多 >

您可能感兴趣的企业

浏览历史

首页 > 裁判文书详情

W某某、上海耀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日期:2019-07-31

文书首部
杭州互联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浙0192民初1626号
原告:W某某,男,****年**月**日出生,汉族,住海南省澄迈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P某某、G某某(实习),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耀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川周公路**号**幢**室。
法定代表人:蔡敦煌。
委托诉讼代理人:H某某,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五常街道文一西路969号1幢6楼601室
法定代表人:蒋凡。
委托诉讼代理人:C某某、T某某,浙江泽厚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W某某诉被告上海耀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耀志公司)、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淘宝公司)网络侵权责任纠纷(财产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3月15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9年5月22日、7月1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审理中,因当事人申请调查取证,本案延期审限一个月。原告W某某的委托代理人P某某、G某某,被告耀志公司的委托代理人H某某,被告淘宝公司的委托代理人C某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事实依据
原告W某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要求判令:1、两被告就原告的全部损失76314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2、本案的诉讼费以及其他因诉讼产生的必要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3年11月,原告通过被告淘宝公司经营的“淘宝”网络购物平台(××)向被告耀志公司购买了2.69个比特币并储存于该公司所提供的比特币钱包中。2018年5月,原告再次登陆被告耀志公司所经营的网站××时,却发现该网站早在2014年就被关闭,然而在网站关闭时,被告耀志公司未向原告进行任何提示,此不作为行为导致原告所购比特币无法找回,给原告带来巨大经济损失,据悉,起诉时比特币的市场价格为2.76万元每个。另一方面,2012年被告淘宝公司发布的《禁发商品及信息名录及应对违规处理》文件明确规定,比特币、莱特币等互联网虚拟币以及相关商品为淘宝网禁发商品,原告认为,由于被告淘宝公司没有履行审核义务,导致原告在其经营的网络购物平台上买到禁止交易的商品并受到损失。原告认为,两被告的共同侵权行为直接造成了原告的经济损失,故两被告应承担连带责任。基于上述事实和理由,原告依据《侵权责任法》及《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具状起诉,请求法院判如所请。
被告耀志公司辩称:1、答辩人系基于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机关联合发布的文件中关于禁止比特币交易的规定而关闭网站,对原告不构成侵权,且比特币属非法财产,在我国不受法律保护,交易行为涉嫌扰乱社会经济秩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故应驳回原告的起诉;2、答辩人未在淘宝网登记注册,未在淘宝网平台销售商品或提供服务,不是涉案购物合同的相对方,与原告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无证据证明答辩人、淘宝公司对原告存在侵权行为及共同侵权故意;3、答辩人于2014年5月2日发布停运公告,督促广大用户尽快完成提现,并且各大媒体均对此予以报道,至此答辩人已尽通知义务;4、原告未提供比特币交易账户注册信息、账户余额、账户财产等信息,亦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其损失;5、即使原告存在经济损失且与答辩人有关联,原告于2013年11月30日买入充值码,答辩人于2014年5月2日发布网站停运公告并于同年5月10日关闭比特币交易网站,原告知道或应当知道涉案侵权行为已超过3年诉讼时效,故原告的诉讼请求应予驳回。
被告淘宝公司辩称:1、淘宝公司仅是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的服务提供商,不是涉诉商品的生产者、销售者,对涉案商品信息未参与制作、编辑或推荐,平台上所有商品信息均由用户自行发布,淘宝公司不能控制交易所涉物品的质量与安全合法性、信息的真实准确性及交易各方履行其交易协议项下义务的能力,用户发布信息或交易产生的法律后果完全由用户自行承担;2、根据原告的申请,淘宝公司已及时向原告披露了卖家的真实姓名、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到了相应义务,不应承担赔偿责任;3、本案原告所购买的是充值码而非比特币本身,而诉前原告亦未通过平台创设的维权通道申请退货退款。综上,淘宝公司作为网络交易平台已尽平台义务,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连带责任,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全部诉请。
本院经审理认定如下事实:2013年5月7日,原告W某某(淘宝会员名“W某某横沟村”)通过案外人H某某(淘宝会员名“fxbtc”)经营的淘宝网(网址××)店铺购买商品“FXBTC充值码?497.5元(适合信用卡,普通用户也可购买)”,支付价款500元,生成相应订单号为217029108679591;订单详情显示,上述交易于同日发货、确认收货并显示订单完成。庭审中,原告确认上述500元对应的交易已完成。上述订单的交易快照显示,上述商品页面标注为:“本店铺是比特币交易平台(××)官方店铺;本商品是FXBTC.com人民币充值码,如果您不充值请不要购买;如需要更多,可拍多次,拍后客服会跟您联系,由于是虚拟物品数额较大且涉及实时交易,有用户长期不确认会带来很大资金压力,所以发货后请您先点确认收货才能收到充值码,随后客服将会通过旺旺发送给您充值码,请您予以配合,谢谢。官方交流QQ群:167563341;官方网址:https://www.××。”案外人H某某在接受本院询问时对于涉案交易详情、款项支付、对应充值码、是否进行比特币充值等情况均称已无法记清。
2013年11月30日,原告W某某向案外人H某某的支付宝账号ser×××@fxbtc.com依次分别于11时24分、11时56分、13时38分、13时48分、13时56分付款100元、200元、5000元、10000元、4620元,共计19920元。包括2013年5月7日支付的500元,原告W某某向上述支付宝账号共计转账20420元。
2014年5月2日,“FXBTC”网站发布“停运公告”,称由于央行政策封锁带来压力导致网站无法充值提现、无法正常运营、决策困难等问题,网站历经长期亏损,最终决定停止运营;请广大用户在2014年5月10日网站关闭前尽快提现。该“公告”落款为“FXBTCTeam”。2014年5月中旬,法制晚报、比特币家园、新京报、人民网等媒体均对比特币交易平台“FXBTC”关停、用户无法提现等情况进行了报道。
另查明,www.××网站现已无法打开;该网站由被告耀志公司运营,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11月26日,注册资本100万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蔡敦煌(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案外人H某某与蔡敦煌系母子关系。
以上事实有订单详情、交易快照、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2016)沪0104民初2687号民事判决书、支付宝账单详情、新闻网页截图、谈话笔录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系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侵权的客体为受法律保护的财产性权利是财产损害赔偿之诉的前提和基础。本案中,原告按2013年11月30日的比特币市场交易价格推算其通过在“fxbtc”淘宝店铺支付19920元的形式购买比特币的数量为2.69个,并按本案起诉时对应的比特币市场交易价格主张经济损失,其主张的财产权利是基于其所购买的比特币份额而形成。因此,在评判被告行为是否构成侵权之前,须对比特币的法律属性先行作出评价。即只有比特币具有虚拟财产属性,原告依此才享有相应的财产权利以及侵权请求权的基础和依据。《民法总则》中已确立了网络虚拟财产是受法律保护的,但我国法律法规对互联网技术发展后在互联网环境中生成的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之属性尚无明确规范。比特币的预设功能为全球化流通的数字货币,虽然针对比特币及其他通过代币融资、投机炒作行为,中国人民银行等部委曾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2013年)、《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2017年)等文件,实质上否定了此类“虚拟货币”作为货币的法律地位,但上述规定并未对其作为商品的财产属性予以否认,我国法律、行政法规亦并未禁止比特币的“生产”、持有和合法流转;《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中更提到,“从性质上看,比特币应当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而财产作为权利客体,需具备价值性、稀缺性、可支配性。关于比特币是否具有财产属性,首先,从价值性上看,比特币通过“矿工”“挖矿”生成,既需要投入物质资本用于购置与维护具有相当算力的专用机器设备,支付机器运算损耗电力能源的相应对价,也需要耗费相当的时间成本,该过程及劳动产品的获得凝结了人类抽象的劳动力,同时比特币可以通过金钱作为对价转让、交易,并产生金钱上可计算的经济收益,并代表着持有者在现实生活中实际享有的对应财产,因此比特币具备财产的经济性或价值性,具有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其次,从稀缺性看,比特币的总量恒定为2100万个,其供应受到限制,作为资源其获得具有一定难度,无法随意取得,故比特币具备财产的稀缺性;最后,从可支配性或排他性上看,比特币的持有者可以对比特币进行占有、使用并获得收益,比特币作为财产具有明确的边界、内容并可以被转让、分离,因此具备财产的排他性和可支配性;综上,比特币等“代币”或“虚拟货币”具备权利客体特征,符合虚拟财产的构成要件,虽然不具备货币的合法性,但应赋予其作为虚拟财产或商品的合法属性。综上,本院对于比特币作为虚拟财产、商品的属性及对应产生的财产权益予以肯定。
但原告主张本案侵权行为的实际实施主体为被告耀志公司,依据不足。原告称其为购买比特币向被告耀志公司支付了19920元,但该款项的直接收取方为案外人H某某的支付宝账号,并非被告耀志公司。关于原告是否有权向被告耀志公司主张相应侵权责任,审查的关键在于案外人H某某(淘宝会员名“fxbtc”)名下淘宝店铺的经营主体以及收取涉案19920元款项的支付宝账号“ser×××@fxbtc.com”的实际收款主体,与被告耀志公司是否具有同一性。就此本院认为:首先,原告以其于2013年11月30日向涉案淘宝店铺购买比特币充值商品的订单交易快照中,显示商品页面描述标明“本店铺是比特币交易平台(××)官方店铺”、“商品是FXBTC.com人民币充值码”、“官方网址:https://www.××”等信息为由,认为该店铺为“www.××”网站的官方店铺,但以上描述均为该店铺单方作出,原告并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被告耀志公司就上述描述作出过任何确认或授权的意思表示,正如市场中存在大量移动话费、游戏币等各类形式的充值店铺,仅凭店铺单方描述并不足以认定其为“官方”充值店铺,更不足以推定店铺经营主体与网站经营主体的同一性;其次,原告以上述淘宝店铺卖家H某某与被告耀志公司法定代表人系母子关系为由,认为店铺的经营主体与被告耀志公司存在同一性,但上述特殊身份关系不足以推翻案外人H某某与被告耀志公司作为不同民事主体相互独立的法律地位,更不足以导致二者在法律人格上产生混同;再次,原告认为上述店铺登记的支付宝账号邮箱为“ser×××@fxbtc.com”、该邮箱名称符合一般网站的官方客户服务邮箱特征,故主张被告耀志公司系上述支付宝账号的实际收款主体,但原告并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www.××”网站的官方客服邮箱即为“ser×××@fxbtc.com”,且鉴于该支付宝账户持有人与被告耀志公司法定代表人之间的母子关系,更无法排除案外人H某某借用涉案网站邮箱用于其店铺经营之可能性;最后,涉案交易中与原告发生合同关系的主体、款项的支付对象、相应义务的履行主体均为案外人H某某名下淘宝店铺,而不是被告耀志公司。综上,涉案被诉侵权行为的实际实施主体无法认定为被告耀志公司。
此外,从证据上看,根据民事诉讼法及最高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原告的诉讼请求系基于其享有的比特币份额而提出,但原告未能证明其已实际获得相应的比特币份额,对于涉案支付19920元前双方如何约定权利义务、支付后有无获得FXBTC.com网站的充值码、上述款项是否已实际在FXBTC.com网站充值、有无对应的FXBTC.com网站账号等等情况亦均未能提供任何证据予以证明。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举证原则,原告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关于被告耀志公司就本案提出的诉讼时效抗辩,本院认为,鉴于认定本案侵权行为实际实施主体或相关交易相对方为被告耀志公司的依据不足,被告耀志公司无法成为援引诉讼时效抗辩权的适格主体,故本院对其提出的诉讼时效抗辩不作审查。
原告主张淘宝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理由是淘宝公司未对涉案商品链接进行主动审查及提示,构成共同侵权。对此本院认为,淘宝网是大数据网络交易服务平台,要求其就平台上所有交易进行实时审查显然过于苛刻,超出了网络服务平台合理审查义务的范围。本案中涉案商品信息不存在明显违法或侵权的情形,原告亦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其曾就本案情况向被告淘宝公司进行过任何通知,被告淘宝公司并非涉案交易的相对方或涉案侵权行为的行为人,不存在明知或应知侵权行为存在而不及时采取措施的情形,经原告要求后也已及时披露涉案交易相对方的认证信息,因此并不构成侵权。此外,本案涉案款项系直接向涉案支付宝账户进行支付,没有对应交易订单,被告淘宝公司就上述款项没有理由,更无从履行相应义务。同时,因原告指控被告耀志公司的侵权指控不成立,被告淘宝公司自然不可能与被告平耀志公司构成共同侵权。故原告要求被告淘宝公司对侵权损害结果承担责任,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但被告淘宝公司作为平台经营者,应当进一步改进商品信息发布的审核机制。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判决结果
驳回原告W某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计854元,由原告W某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并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账号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对财产案件提起上诉的,案件受理费按照不服一审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预交。在收到《上诉费用交纳通知书》次日起七日内仍未交纳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户名、开户行、指定账号详见《上诉费用交纳通知书》。
文书尾部
审判员  陈莹
二〇一九年七月十八日
书记员  何睿
加载中...

新闻资讯更多 >

您可能感兴趣的企业

浏览历史

手机扫码下载APP

手机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