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更多 >

您可能感兴趣的企业

浏览历史

首页 > 裁判文书详情

谢某某与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人民政府、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谢家庄村第五经济合作社乡政府一案行政一审判决书

发布日期:2020-06-21

文书首部
广州铁路运输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9)粤7101行初4203号
原告:谢某某,女,身份证住址:广州市白云区
委托代理人:张达金,广东安国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谢家庄村第五经济合作社,地址: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谢家庄村,社会诚信服务凭证:73296508-6。
法定代表人:谢朝虹,职务:社长。
委托代理人:林存锋,国信信扬(花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人民政府,地址: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朝亮南路22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440111007486277H。
法定代表人:濮祺国,职务:镇长。
委托代理人:方礼厚,该单位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石启明,广东法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谢某某、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谢家庄村第五经济合作社(以下简称"谢家庄第五经济社")诉被告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人民政府行政处理决定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9年9月2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谢某某的委托代理人张达金律师,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的委托代理人林存锋律师,被告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方礼厚、石启明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事实依据
原告谢某某诉称,原告谢某某出生后户口登记在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处,但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以外嫁女为由拒绝向原告谢某某发放应享受的福利待遇。原告谢某某遂于2019年4月向被告提出申请,要求确认原告谢某某具有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并补发2018年三八妇女节补助3000元。被告于2019年6月24日作出太府行决字〔2019〕948号《行政处理决定书》,第一项决定确认原告谢某某具有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的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第二项决定驳回原告谢某某要求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支付2018年三八妇女节补助3000元的请求。被告的第二项处理决定没有事实根据,原告谢某某多年来均有向社长、村长反映诉求或到镇政府信访,才提出行政处理申请。而且经济社的收益也不是全部分配完毕,留存的收益用于发放外嫁女的待遇也是足够的,被告驳回支付股份分红的理由,客观上会进一步助长经济社侵害外嫁女权益,请求法院:撤销被告于2019年6月24日作出的太府行决字〔2019〕948号《行政处理决定书》第二项决定并重新作出处理,本案受理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诉称,一、被告作出的案涉《行政处理决定书》不合法也不合理。原告谢某某不应确认为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依法不应享有分红福利,被告作出案涉《行政处理决定书》第一项依法应予撤销。原告谢某某虽然出生于谢家庄村第五经济合作社并入户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本集体,但其结婚后,已将户口从广州市白云区*******迁出到广州市白云区****岭南新世界集慧街15号304房,直至2018年10月13日又从广州市白云区**************迁移到广州市从白云区************,寄挂在其胞哥谢永忠居民户口名下。因对于户籍迁徙属于政策管理制度,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无权干涉;但对于是否具有集体组织成员资格,属于村规民约范畴,未经社委会或理事会审查和成员大会表决,原告谢某某单方将户口登记在本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原告谢某某没有遵照村规民约,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完全有权作出限制,其不应享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收益分配权。原告谢某某于2019年5月6日向被告申请,要求确认其具有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集体组织成员的身份,享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同等待遇问题。被告于2019年6月24日作出案涉《行政处理决定书》。但案涉《行政处理决定书》的部分内容与事实不符,同时也并没有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出现了严重的实体性和程序性的错误。(一)被告认定原告谢某某为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告谢某某自从外嫁之后,就不在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集体组织居住,根本没有履行过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所在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和村民的义务。《2011年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认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应当以当事人是否获得其他替代性基本生活保障为实质性要件。"根据《广东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规定》第十二条,对婚后同时具备"户口仍在原村"和"居住地仍在原村"这两个条件的农村妇女及其按计划生育的子女,在责任田和宅基地划分、股权分配等方面与当地其他村民享有同等权利;而对于没有同时具备上述两个条件的农村妇女及其按计划生育的子女,是否也享有村民待遇,法律则没有明确规定,可由当地村民自治组织依法自行决定。案涉《行政处理决定书》直接确认原告谢某某具有股份经济社成员资格的认定未正确把握适应当地政策,扩大适用将直接损害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利益。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认为原告谢某某未能举证证明其在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处居住、生产、生活,也没有证据证明了其履行了法律法规及组织章程规定的相关成员义务,故对其的行政处理申请的请求不应支持。(二)被告认定原告谢某某为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没有依照法定的程序。被告在受理了原告谢某某申请后,并没有进行实地的调查研究,根本就没有进行调查,仅是根据原告谢某某的单方陈述就作出案涉《行政处理决定书》,没有尽到全面审查,明显违反了行政法有关先调查后处理的原则和基本要求。且原告谢某某自从外嫁后,均没有在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处居住,实际上就形成了人户分离、移居外地亦不具有原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不是本集体组织成员常住户的事实。二、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就本村村民股份分配及福利待遇事宜所制订的《太和镇谢家庄村经济联合社股份章程》是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的表决形式和表决程序而确定的。《股份章程》第三章第九条第14项明确规定挂户的人员,不得享受股份分配。该章程已经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村民会议表决通过,且该章程最大限度地维护了全体村民的合法权益,是村民行使自治权利的体现,应受法律保护。依据该章程,原告谢某某不符合福利的发放条件。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理决定书完全没有考虑村规民约、组织章程,完全违背村民自治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五条的规定,乡、民族、镇的人民政府对村民委员会的工作给予指导,但不得干预依法属于村民自治范围的事项。结合《太和镇谢家庄村民委员会自治章程》第二章第四节"村民"的第十六条:"每个村民在村内履行以下义务:(一)遵守村民自治章程,执行村民会议、村民代表会议的决议、决定。(二)按时完成村民委员会和经济合作社交办的各项任务……"。《股份章程》第四章第十二条义务的约定:"……4、积极完成国家、集体的各项义务;5、积极参加集体组织的各项社会公益事业活动;……"原告谢某某自从外嫁后就没有居住在本集体内,知道其非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的成员,故此前也未向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主张过股份分红,也不参加各项活动。结合村规民约约定,足以说明没有尽义务。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是户籍和居住在行政村内,且生存保障、就业渠道依赖于集体土地的公民,它是一个法律概念。故原告谢某某不符合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实质标准,不应认定为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三、被告驳回原告谢某某要求补发2018年三八妇女节3000元的第二项申请,认定事实清楚,依法有据。原告谢某某因不具有集体成员资格,无权要求分红分配,其主张2018年3000元的数额,且对于此期间原告谢某某也从没向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提出过主张,另对于已发放完毕的重新要求补发会损害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本集体的利益。被告对原告谢某某的第二项申请不予支持。即认可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的《股份章程》股权配置仅是针对具有集体成员资格的成员,被告对此是尊重事实和法律规定,应予充分肯定。四、原告谢某某只能在一个集体内享有成员权利,不能同时享有两个或者多个集体成员权利。一般来说,农村集体成员往往就是当地的村民,他们所生子女,自出生后自动取得该集体成员资格。此外,也有的成员是通过婚姻或收养关系迁入本集体取得成员资格,也有因移民迁入本集体而取得成员资格。需要说明的是,农民只能在一个农民集体内享有成员权利,不能同时享有两个或者多个集体成员权利。如果外嫁女出嫁后一直在丈夫家生活,实际上就是丈夫家的土地而不是娘家的土地为其提供最基本的生存保障时,应该认定她是丈夫所在集体的成员,而不是户口所在地集体的成员。如果丈夫家的土地被征收后,其应该作为丈夫所在集体的成员参与土地补偿款的分配,而不能因为其户口还在娘家,就认定其不是丈夫所在集体的成员。根据《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家庭承包方式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其承包方是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户,本质特征是以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农户家庭为单位实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因此,这种类型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只能属于农户家庭,而不可能属于特定的家庭成员,原告谢某某实际参与夫家承包户的生产、经营活动,以夫家的土地作为其最基本的生存保障,从而成为嫁入地承包户的成员,对夫家承包地享有权益。从这些因素考虑,原告谢某某不应享有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集体组织成员的分红福利。综上所述,因原告谢某某不应认定具有本集体成员资格,无权参与本集体组织分红分配。被告作出的太府行决字〔2019〕948号《行政处理决定书》第一项属于认定事实、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予撤销。请求法院:一、依法撤销被告作出的太府行决字〔2019〕948号《行政处理决定书》的第一项决定;二、判令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被告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人民政府辩称,一、被告作出的案涉《行政处理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原告谢某某出生后户籍登记在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是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处的社员,曾因个人原因将户口迁出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所在地,后又将户口迁回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处。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以原告谢某某是出嫁女为由,拒绝发放给原告谢某某视为应当享受相应的股份分红。二、被告作出的案涉《行政处理决定书》法律依据充分。原告谢某某因个人原因将户口迁出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所在地,后又将户口迁回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处。户口属于迁出迁入的情形。依照《广东省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管理规定》第十五条第三款的规定,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应当对原告谢某某是否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召开社员大会进行表决,但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在被告发出举证通知期限内,未召开社员大会对原告谢某某是否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进行表决,视为举证不能,并应承担不利后果。鉴于此,原告谢某某仍可享受与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集体经济组织其他成员同等的福利待遇。但主张股份分红及福利待遇的起算时点应自原告谢某某向有权主管机关提出行政处理申请之日起计算,对于原告谢某某申请的分红无证据证明原告谢某某在提出本次行政申请前提出过相应主张且分红已发放完毕,被告不予再作处理。综上所述,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理决定事实依据充分,结论正确,请求法院判决维持被告的处理决定,驳回两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告谢某某于****年**月**日出生,出生后入户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后因个人原因将户口迁出至"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于2018年10月13日将户口迁回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处。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以原告谢某某是出嫁女为由拒绝发放视为应当享受相应的股份分红及福利待遇。2019年4月22日,原告向被告提出行政处理申请,于2019年5月24日向被告变更请求,请求:一、确认原告谢某某具有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二、责令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补发2018年三八妇女节分红补贴3000元。被告受理后,于2019年4月26日向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送达《答辩及举证通知书》。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向被告提交了《白云太和镇谢家庄村第五经济合作社旧村全面改造民主程序表决书》《白云区太和镇谢家庄村规章制度》等证据材料。2019年6月24日,被告作出太府行决字〔2019〕948号《行政处理决定书》,认为:原告谢某某因个人原因将户口迁出至"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后于2018年10月13日从该址迁回"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属于户口迁出迁入的情形。依照《广东省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管理规定》第十五条第三款的规定,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应当对原告谢某某是否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召开社员大会进行表决,但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在被告发出举证通知期限内,只能提供有类似的参考案例作为证据,并未召开社员大会对原告谢某某是否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进行表决,被告视为举证不能,并应承担不利后果。因此,被告对原告谢某某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予以确认,原告谢某某依法应享有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集体经济组织给予其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相应的经营收益分配,以及享有与其他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平等的权益。但主张股份分红及福利待遇的起算时点应自原告谢某某向有权主管机关提出行政处理申请之日起计算,对于2018年三八妇女节的分红无证据证明原告谢某某在提出本次行政处理申请前提出过相应主张且分红已发放完毕,被告不予再作处理,遂决定:一、原告谢某某具有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二、驳回原告谢某某要求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补发2018年三八妇女节补助共3000元的请求。被告于同日将该《行政处理决定书》分别送达两原告。两原告不服该行政处理决定,诉至本院。
以上事实,有居民身份证、常住人口登记卡、行政处理申请书、答辩及举证通知书、行政处理决定书、送达回证等证据证实,两原告、被告亦当庭陈述在案。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六十一条规定:"乡、民族乡、镇的人民政府行使下列职权:……(三)保护社会主义的全民所有的财产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的财产,保护公民私人所有的合法财产,维护社会秩序,保障公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其他权利;……"依照该规定,被告作为镇一级人民政府,保护社会主义的全民所有的财产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的财产,保护公民私人所有的合法财产,维护社会秩序,保障公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其他权利是其法定职权。原告谢某某申请被告对其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及福利待遇问题作出处理,依法属于被告的职权范围。
《广东省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管理规定》第十五条第三款规定:"实行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时起,户口迁入、迁出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的公民,按照组织章程规定,经社委会或者理事会审查和成员大会表决确定其成员资格;法律、法规、规章和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本案中,原告谢某某出生后入户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后因个人原因将户口迁出,于2018年10月13日将户口迁回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处,属于"户口迁入、迁出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的公民"的情形,原告谢某某是否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应当依据《广东省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管理规定》第十五条第三款的规定,经社委会或者理事会审查和成员大会表决确定。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不同意原告谢某某分配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待遇。被告以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在举证通知期限未召开社员大会对原告谢某某是否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进行表决视为举证不能为由,依据《广东省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管理规定》第十五条第三款的规定作出第一项行政处理决定确认原告谢某某具有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应予撤销。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是享受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待遇的前提,被告作出第二项行政处理决定驳回原告谢某某要求原告谢家庄第五经济社支付2018年三八妇女节补助共3000元的申请,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判决结果
一、撤销被告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人民政府作出的太府行决字〔2019〕948号《行政处理决定书》的第一项决定;
二、责令被告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人民政府应当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六十日内对原告谢某某的行政处理申请重新作出处理。
本案受理费100元,由被告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人民政府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
文书尾部
审 判 长  屈玲红
审 判 员  罗洁儒
人民陪审员  李群燕
二〇一九年十月二十五日
法官 助理  刘颖欣
书 记 员  李志鹏
加载中...

新闻资讯更多 >

您可能感兴趣的企业

浏览历史

手机扫码下载APP

手机扫码下载APP